找到标题 第136页
编选文章
01览:120 咬定青山不放松-- 一场只能够胜利的战争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咬定青山不放松-- 一场只能够胜利的战争
作者:黑马非马 4:14pm 14/06/2021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是真金?是废铁?总有见真章的时候。李光耀曾经让我以新加坡人为荣;吴作栋让我开始动摇。然后,这些年来,李显龙让我不是滋味,重新认识到我这个新加坡人,其实真的是没什么“咋的”。

往事已矣!人走茶凉,报刊上已经很难见到李光耀的大名。可悲的是,他设置下来的「集选区」竞选制度,却将永远的戕害着新加坡的国运 -- 只因为“人性”和“权力”聚在一块儿的时候,总是狼狈为奸,结果就是让“选贤与能”只能够是一个画饼。

闲话少说!却说昨天看完了《或不再找出每个受感染病例 黄循财:冠病成地方性流行病后只须专注治重症者》这篇新闻后,一时的愤懑无处发泄。只因为从“与冠病共存”的“共”字和“存”字的字面思索,“共”应该是很简单了,不就是“共同”吗?然而“存”呢?这就很自然的想到,“存”可就是“存活”啊!那么,对于那些被冠病病毒夺取了生命的人来说,这样的“共存”还有什么意义吗?

所以就把一时的抑郁不平化作了《与鳄鱼共存的智慧...》的牢骚,就是你必须“存活”下来!

然而今天再把这则新闻看了几遍之后,竟然就是愈看愈是神伤,内心里是愈发的波涛起伏,久久不能平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 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新加坡报业控股的经营,在“亏钱”亏得不耐烦的时候,竟然就可以将“报业”切割出来。而生存下去的条件,竟然就直接转嫁给国家社会 -- 这样的头等大事、一等的糗事,竟然没有成为反对党监督执政党在政治上一个可以取分的“机遇”...呵呵,这样的反对党的素质其实也可以休矣。

不是吗?为什么凭什么报业控股这一家私营企业可以拥有这样的特权,驱使政府明目张胆的使用国家的资源去“眷顾”?不晓得这样的例子一开,是不是说以后所有的私营企业就都能够以“非营利”的性质,然后政府就可以动用民脂民膏给予资助?

其实我从来就不反对政府资助交通啊教育啊或与基础建设有关啊的私人行业。但是,媒体就不同了,毕竟媒体都会有自己的立场,是一个选择性的商品。不就是一份报纸吗?它的管理层既然不善经营,自然必须根据市场规律,必须承担“倒闭”的后果,让有能力的企业家去承继这个市场的份额。

但是,政府心知肚明,我自然也知道,对于譬如联合早报这类报纸,都会是政府必须保护的对象。问题就是它们的作用,本来就定位作为广播喇叭性质的“传声筒”,和政府有绝对“共生”的关系。

你看,在《或不再找出每个受感染病例 黄循财:冠病成地方性流行病后只须专注治重症者》的这篇新闻一出来,隔天联合早报的社论就立即出现了《为冠病成为地方性流行病作准备》这样的狗屁文章为之背书,丝毫都没有站在媒体第四权的岗位上,思索一下不再找出隐藏的病例之后,会对于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所造成的危害。

什么是“地方性流行病”?这种最浅白的文字里头藏着的就是最狡猾的文字游戏。因为“流行性感冒”和“大流行病”虽然都是“流行”,这“流行”所造成的“祸害”却失之千里。我想,如果 covid-19 可以作为一种“地方性流行病学”来处理的话,那么今天全世界呈现的这么糟糕狼狈的惨状,就一定是梦境中的笑话。

黄循财的“废话”本来就已经很可悲!社论的“附议”就更为可笑甚至可耻。黄循财说“或不再找出每个受感染病例”的时候,如果我是总理,肯定会立即要他下台一鞠躬 -- 不是吗?这种不负责任的部长要来干什么呢?

要知道,“或不再找出”的意思,就是可能停止寻找。然而,事实的真相却不是他不找,而是他没有这个能力和魄力去完成他的任务把隐藏在社区的病毒找出来 -- 这里头的分别是很大的。

而其实,办法还是有的,这是连一个在医院当护士的青年都看得懂的问题。而黄循财难道就会这么愚痴吗?当早报交流站刊出这位护士的文章:《给全民做拭子检测》的时候 -- 我其实已经知道,像“普筛”这样的一剂“重药”,虽然“对症”,然而要具有这么大的政治魄力和政治意志,新加坡应该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 -- 可惜他已经做古人了,他就是李光耀。不错,要给新加坡全国人民做“普筛”,“它”的艰难程度,可不是一般的难。

冠病病毒的阴险狡猾,关键就出在“它”不仅变异得很快而且还会隐身术,那就是“无症状感染”的病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名副其实的“与冠病共存”的人。问题是,他们也是抗疫最艰难的部分。如果不能够利用“普筛”让“它”现形,那么这些隐藏的病例就会是“为虎作伥”的媒介,台湾的今日就是最好的镜子。

台湾的死亡率已经超逾3个百分点了。是台湾的病毒更凶恶严峻吗?不是的。看得见的因素是医疗资源的缺乏和人为的失误所造成。其实在实质上,也是隐藏着的“病例”没有揪出来的结果。这里有一个简单的算法:如果以全世界平均死亡率的2.2%估计,那么根据确诊人数和死亡率,就可以大约估计台湾还有多达2千多名的“无症状感染”的病例潜藏在社区里。

我从来不会以新加坡超低的死亡率沾沾自喜。毕竟人命关天,一个就太多了。而且,其实客工宿舍的感染群是一个很特异的群体,他们才是促成新加坡冠病死亡率“超低”的主要因素。当然,我们也不必妄自菲薄,对于客工宿舍的普筛和方舱医院收容轻症患者而大大的减轻了医院床位的重担,让中重症病人可以得到适当的治疗和拯救种种措施也是冠病死亡率减轻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此,在看到了台湾人走上街头要求当地的政府学习新加坡的抗疫政策之后,我很为台湾人悲哀 -- 不错,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一波疫情,新加坡和台湾这两个“模范生”出尽洋相”,然而其实新加坡还不是做得最好 -- 做得最好的,应该就在台海的对岸。

在早报的另一篇即时新闻中,可以看到标题《专家:广州本轮疫情20日前或可结束》这篇新闻。

「中国广东省疾控中心首席专家、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院长马文军预测称,保守估计,本次疫情规模应该在180例之内,6月20日之前清零,持续时间一个月左右。」 -- 众所周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本来就是中国制度的优越性!台湾是应该以政治意识形态挂帅还是以民为本、人命关天,这是台湾人的选择。

很奇怪的,写到这里,我突然感触到自己竟然也会凉血,竟然对台湾人目前的处境没有同情的感觉?

我还是说回冠病吧。同样是由变异株病毒株引起的、潜伏期短、感染者病毒载量高、传播速度快的病毒,为什么在广州可以处理得如此“从容”呢?

答案很简单,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就是平时里就能够坚韧的坚持着严谨有秩序的程序、对所有防疫抗疫的政策严阵以待,不会因为疫情放缓而稍有松懈。一碰到病毒侵袭,立即采取雷霆万钧之势,审时度势,需要一区一镇一城一市“全民普筛”,绝不拖泥带水,不惜成本,也务必将“病毒”快速的消灭 -- 这,当然得归功于领导抗疫者的政治生命和他们的抗疫的成绩绝对的挂钩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而且,看看人家就只是一个专家。看看这个专家是怎么说的:“我们必然会战胜这次疫情,这是不容置疑的。但从长远来看,我们如何才能结束新冠全球大流行,回归到正常生活,这是一个需要全人类共同回答的宏大命题。”

新加坡人啊新加坡人,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相信你已经麻痹到了行尸走肉的程度。当中国广东省的一个“专家”在“积极”的要让他的同胞“回归到正常生活”时,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却是带着悲观的期许,提前告诉你:“消极”的要求你学习“与冠病共存”? -- 这,真是让人情何以堪啊!

其实,这新冠病毒的缘起,到目前还是那般的扑朔迷离。在诡异的政治角力下,溯源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及的噩梦。如果不是美国那么百般无理屡屡的刁难,当务之急,本来就应该是全人类先共同团结一致的对抗冠病,为消灭病毒同舟共济,为全体人类的共同命运奋斗才是。

因此,在阅读了早报的《张文宏:变异株临床数据提示人类仍可赢得这场战争》这篇新闻之后,再一一的比较黄循财、王乙康的谈话,更是让人百感交集。思潮汹涌的结果,不禁感叹武吉智马山和泰山虽然都是山,但是它们在“高度”上的差异还是挺大的。

“高处不胜寒”?武吉智马山顶,微风吹来,应该还带着热气。阿斗是找不到接班人了?抑或是其它原因?眼前问题的本质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后续无人”。黄循财做部长,我是无话可说的。但是,在疫情再起,他还能够坐在抗疫小组领导人的位置上,我就觉得已经不是他的错。而今天王乙康补充的谈话,我终于也明白了什么叫做识一丘之貉。他说:“在抗疫的道路上,新加坡建立了各种能力——检测、隔离、追踪接触者,以及接种疫苗,这让政府可以不必再采用像病毒阻断措施那样一刀切的防疫策略。”王乙康或则以为这样可以显示疫情尽在他的掌控之中?其实却显示出他原来对于抗疫的程序和政策也是人云亦云,一知半解。

谁不晓得检测、隔离、追踪接触者,以及接种疫苗是对抗病毒的手段呢?王乙康说的“阻断措施”很显然的就是“封城”的意思。他以为政府没有封城就是居功至伟了。很可惜的,他或则不知道,和黄循财一样,他们都是难兄难弟、都是“熊将”!只因为,这些都是“救火”,还有一样重要的“防火”的程序必须严谨的遵守!

「这波疫情不是一场燃烧整个森林的大火。我们发现了一些火点,但并未选择从高空投掷巨型水弹,而是出动载有水箱和水管的卡车,用五天时间设法将火势扑灭。目前我们仍在留意,不知是否还有星星之火,碰上枯叶会再度燃起燎原之势。我们处在观察火势的阶段,火看似已经扑灭,但我们仍在察看一些余烬。我认为这就是我国目前所处的位置,因此从现在起到21日或几个星期的时间,将是我们谨慎开放的非常时期。

——卫生部长王乙康」

对于这段早报刊登出来王乙康的发言。乍看起来抑扬顿挫,声色俱全,叙事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但是,我看着看着竟然是不知道应该是好气呢还是好笑?

森林出现了火点,没有选择从高空投掷巨型水弹,而是出动载有水箱和水管的卡车,用五天时间设法将火势“扑灭”?-- “用五天时间”在这里是“神来之笔”;用这“扑灭”两个字在这里是可圈可点 -- 问题是不晓得王乙康到底明白什么是“扑灭”吗?而五天又是什么“神逻辑”的概念?

不过,我还是很欣赏他的坦白。原来投掷巨型水弹也可以是一种选择。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和黄循财都放弃使用巨型水弹投掷到火 -- 因为这或者就可能仅用“一天”的功夫就已经可以把火扑灭了,何乐不为呢?

王乙康和黄循财的破绽,就是他们只知道救火灭火却不知道怎样“防火”。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万亩森林焚于星火。如果“或不再找出每个受感染的病例”,那么任何一个不起眼的“星火”都会是留下了下一个火势燎原的肇因 -- 幸好他们都不是救火局的队长。可是,不幸的,他们是领导抗疫的跨部门小组的负责人。

李显龙总理在上个月31日的全国讲话中说:“在新常态下,冠病将不再主宰人们的生活”。而黄循财却要“政府正在思考如何与这个病毒长久共存;正在为冠病成为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而做准备。” -- 这样矛盾的讯息不会让领导人觉得尴尬吗?

如今再回头仔细的去咀嚼中国广东省疾控中心首席专家马文军的发言:“广州这次疫情只是新冠大流行的一个小插曲,有了去年的成功抗疫经验,我们必然会战胜这次疫情,这是不容置疑的。但从长远来看,我们如何才能结束新冠全球大流行,回归到正常生活,这是一个需要全人类共同回答的宏大命题。”

是的!这是一个全人类都必须回答的问题。中国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指出,冠病变异株临床数据汇总,提示人类仍可赢得这场持久战 -- 可怜的是,在抗疫的这一场战争中,新加坡的战略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正在思考是否竖起白旗向病毒妥协。新加坡是否就会“与冠病共存”而签下“城下之盟”呢?

感觉好羞耻啊! 本文修改于: 4:50pm 14/06/2021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4/06/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